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蔷薇无广告阅读

2022-05-14 13:15:41   编辑:素流年
  • 蔷薇

    故事曲折离奇,引人入胜,让人欲罢不能。哎……追蔷薇比追女朋友都卖力!

    年十三 状态:连载中 类型:短篇言情
    立即阅读

《蔷薇》 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蔷薇》,讲述了萧薇墨时谌的爱恨纠缠,这本书作者是“年十三”,主要内容讲述:九岁那年——我遇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他不顾自己淋雨,微微的弯着腰保护着墙角的那簇紫色蔷薇花,眉犹远山黛眉,温柔帅气从此,我用了十四年的时间追随他我以为成为他的妻子,安分的待在他的身侧便可以幸福,换的一世相敬如宾。可耐不住他的算计,逼迫,以及他对别人的温柔爱护,我放开了他,恢复了他的自由身。离婚后,......

《蔷薇》 第13章 免费试读

第13章

可以现在就去死吗?!

不用承担痛苦和悲伤的死去!!

墨时谌瞳孔紧缩,“萧薇。”

我起身奋力的推开他跑进抢救室。

我抱着我妈痛哭,我爸拉扯着我的胳膊让我滚,我不愿意,他一脚将我踢开,身后有人接住了我,我转过脑袋看见冷酷沉默的墨时谌,他的肩膀宽阔,身材挺拔,能给人莫大的安全感,本该是一个女人最好的归宿和依赖,可是他将我一步一步推进了深渊。

他之前还说有什么困难找他。

可是他没说困难是他给的该如何!

我绝望的问:“你为何针对萧家?”

男人嗓音寡情的回答,“因为恨。”

“你竟然恨我到这种地步吗?”

他之前还说让我幸福!!

可是转眼就毁掉萧家!

他究竟哪句话是真的哪句又是假的?

我真的成了萧家最大的罪人。

目光所及之处,尽是灰暗。

我再也、再也撑不住任何痛苦。

我推开他坐在地上,阮晋看见赶紧扶着我起身,我在他的搀扶之下离开了医院。

在医院门口我再也压制不住喉咙间的血腥味,我吐了自己一身,阮晋看见吓了一跳赶紧喊着我,“墨太太,我这就去喊先生。”

我拉住他的胳膊,“送我回家。”

阮晋犹豫,但依了我。

在路上我一直沉默寡言,快到的时候我让阮晋向墨时谌隐瞒我方才吐血的事。

他犹豫道:“我不理解墨太太。”

“我已经不是墨太太。”

我只是一个卑微、失去爱情、亲情、还将生活过成一团糟即将面临死亡的女人。

“阮晋,拜托你保密。”

阮晋没有答应我但是也没有拒绝我,他离开之后我开始收拾家里值钱的东西。

把它们典当之后我才到了医院。

我妈被放在太平间里的,我爸在门口陪着她的,他见到我已经没有再骂的力气,神色苍老的坐在那一言不发。

我将手里的银行卡给他。

“替我妈办丧事吧。”

或许是我的冷静惹怒了我爸,他甩掉手中的银行卡骂我是冷血动物,我闭了闭眼蹲在他身边提醒道:“四年前,你可以不将我嫁给墨时谌,那个时候两家还未联姻,他对萧家不了解,他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轻而易举的搞垮萧家!是你贪心墨家的权势将萧家送到了他的面前,是你导致了现在的境地!!”

“你现在反而怪老子?”

我继续冷静的说道:“如若不是你野心勃勃我妈就不会死,我也不会成为聋子!而且刚刚是你打了她,是你逼她没了退路才向公路上走去!也是你没有拦住她!这都怪你!”

“萧薇,你竟然怪老子!要不是你和墨时谌离婚......”

我打断他,“随你怪吧,走了。”

我再也留不住,转身离开了医院。

等隔天的时候我才去医院看望我妈。

那几天我一直守着她,直到我爸为她办了葬礼,我亲自送的她,那天还下起了雨。

我淋了个透,但并不悲伤。

对世界没有眷念之后竟平静的可怕。

总是想着什么时候能够离开。

葬礼结束之后我没有看见我爸,我不知道他的去向,但是我清楚他已经不再认我。

而我回了公寓颓靡的待着。

在这之后我没有再吃药,每天浑浑噩噩的混时间,眼睛视力越来越模糊,吐血越来越频繁,喉咙也一直疼痛,有时候连话都不能说,好在我一个人也没有说话的需要。

在临近年末的时候我接到萧荆的电话。

他略沉的声音吩咐道:“下楼。”

萧荆竟然回了桐城。

我赶紧换上衣服,下床时没站稳摔了一跤,到楼下时萧荆看见我的模样眼眶瞬间湿润,“薇儿,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你脸颊上的肉呢?薇儿等等我,你一定要等着我!”

我想,我应该是等不住了。

我关怀的问他,“你最近在哪儿?”

“A市,怕你有事回来看看你。”

我这才发现萧荆的衣服特别薄,又旧又脏,再看他的脸,非常沧桑,头发也凌乱。

他最近过得非常不好。

但是他心里还惦记着我。

我抱着他,心疼的说道:“哥哥,无论前路如何我都接受,再说,我没有活着的......”

离了婚、萧家破产、我妈又死之后我再也没有活着的勇气,我想早点离开这世界!

“别胡说八道,我不允许!!”

“可是哥哥,薇儿好痛苦。”

萧荆抱紧我道:“别怕,有我在!”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远处突然传来一抹凶狠的声音,萧荆的身体突然僵住,他连忙松开我想跑,但是来不及,一棍子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背上,他晕倒在地上,我被眼前的场景弄得一怔,赶紧蹲下身将萧荆护在怀里,“你们是什么人?”

“他欠了钱,债主讨命呢!”

萧荆怎会在外面欠了钱?!

他是个理智的人。

绝不会做脱离控制的事。

“他想在黑市买肾,借了我们两百万,没想到被骗钱打了水漂!他被骗是他的事,但是钱必须得还,加上利息是两百八十四万。”

萧荆竟是为了我买肾。

他是找到肾源了吗?!

不对,他是被骗了。

可是现在我去哪凑两百八十四万?!

我祈求道:“给我时间凑钱。”

那人冷笑道:“谁信你?”

我赶紧说:“我有房子做抵押。”

“不管用,带她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