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精品)小说闪婚小娇妻说她撩错人了 主角姜倾心霍栩免费试读

2022-08-05 20:23:59   编辑:若相依莫离弃

《闪婚小娇妻说她撩错人了》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闪婚小娇妻说她撩错人了》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南浅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一不小心撩到了传说中的大佬,在线求怎么办】被渣男和姐姐背叛后,姜倾心发誓要成为这对渣男贱女的小舅妈!为此,她盯上了前男友的小舅舅。万万没想到小舅舅年轻帅气还多金,从此以后她化身为甜妻撩撩撩。虽然男人每天爱搭不理,但她只想坐稳小舅妈位置就可以了。有一天,姜倾心忽然发现——自己撩、错、了、人!辛辛苦苦......

《闪婚小娇妻说她撩错人了》 第18章 输得彻彻底底(1857字) 免费试读

于是跑完步的霍栩回来,看到她做了一桌丰盛美味的早餐都愣了愣。

“你……”

“栩栩,昨天让你吃了猫布丁我觉得挺过意不去的,今早这顿算是我正式道歉了吧。”姜倾心一脸善解人意的给他盛了碗粥。

霍栩面色古怪,“不用,你昨晚已经受到惩罚了。”

姜倾心喉咙一哽,讪讪道:“我就是也吃了猫粮才能感同身和心有多么膈应。”

霍栩垂眸,没再说什么了。

倒是早餐过后准备出门时,主动问了句,“上班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地铁口。”

姜倾心一愣,摇摇头,落寞的说:“我被辞退了。”

霍栩皱眉,他得到的消息她不是在自家公司上班吗,看样子她和姜家确实矛盾挺严重,“也好,那你就在家照顾梵梵吧。”

呸,她才不专心在家奶猫。

“我还是打算去找份工作,你放心,不会耽误我给梵梵喂食的。”

“随便。”霍栩丢下两个字就走了。

……

接下来两天姜倾心到处忙着找工作。

室内装修或者建筑设计的工作挺好找,但由于她不能暴露自己姜家千金的身份,过往的经验也得瞒着。

再加上年纪小,稍大一点的公司都只愿意让她当个小助理。

最后实在没办法,她选择进了规模很小的宸洲装饰。

公司只有一百多个平方,两个设计师,平时不仅要做图纸,还需要厚着脸皮去楼盘外发传单。

她第一次干这种事,一开始脸皮薄,后来也就慢慢放开了。

有的人行人会接她的传单,但有的人懒得搭理她就直接走了。

站了一个多小时,她已经被晒得满头大汗、皮肤泛红。

这几天虽然是秋季,但天气反常又开始炎热起来。

又一个行人没接她传单后,一辆黑色兰博基尼停在她面前。

她一怔,这是陆筠言的车。

“倾倾,你怎么能在这里发传单……”姜如茵从副驾驶位上走下来。

姜倾心心里狠狠一堵,这辆车副驾驶已经陆筠言还曾经说过是她的专属座位,现在想起来满满嘲讽。

她冷冷道:“我不在这里发应该去哪里发,去启峰吗。”

姜如茵难受的抿唇,“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姐是好心关心你,你怎么说话的。”陆筠言猛地从车上下来,用力摔上门,“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堂堂姜家千金,你自己不觉得丢脸吗。”

姜倾心仰头,从他俊容上看到了一丝丝嫌弃,她的心突然疼的好像裂了个口子。

“我怎么丢脸了,我堂堂正正发传单,没抢没偷。”

姜如茵连忙道:

“筠言不是这个意思,他是觉得你不该来做这种事,倾倾,你还是回启峰吧。

你看,我们今天已经和开发商谈好了缇香名园金装房装修的事宜,有一千多套房,利润大概有几百万,你帮我,我们姐妹同心,将来一起将启峰做的更大不好吗。”

姜倾心本来就晒得人不太舒服,现在更不耐烦起来,“你天天这么表演不累吗,能不能离我远点,我没心情陪你演戏。”

“够了。”陆筠言忍无可忍的朝她吼,“如茵好心帮你,你却只会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别人,你现在简直变得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姜倾心难以置信,“你眼睛是瞎子吗,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看不清楚吗,如果不是她,我们会分开吗。”

“她只是因为太爱我,你呢,你口口声声指责我指责她,你对我的爱还不如人家一星半点。”

“行,我比不过她爱你,你滚,你们滚。”姜倾心气的理智全无的拿起传单往他们两人身上砸。

“神经病。”陆筠言一只手把姜姜如茵拉到身后护着,另一只手抓住姜倾心的手用力一推。

姜倾心直接没推倒在地上,传单散了一地。

她抬头,却见陆筠言已经拉着姜如茵的手上了车。

姜如茵回头朝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兰博基尼绝尘而去,她整个人都像被彻底剥皮抽骨般的疼。

她没想到陆筠言竟然会那么护着姜如茵,竟然为了姜如茵伤害自己。

她能感受到那个男人的心已经渐渐离自己远去。

之前,她没觉得自己输了,可这一刻,她输的彻彻底底。

……

霍栩开着车从法院出来,等红绿灯时,看到路边散了一地的传单,一名穿着白衬衣的女人正弯着腰一张一张的捡。

他眉微蹙,记得姜倾心早上在家的时候好像就是这身穿着。

绿灯亮起,他转动方向盘打了个弯靠路边停车,迈开长腿走下去弯腰捡起地上一张传单递过去。

“你走。”姜倾心以为是陆筠言回来了,哽咽的吼,“我不想看到你……”

泪眼朦胧中,她一仰头,看清楚面前男人精致的脸,愣住了。

“霍……栩。”

霍栩挑眉,最近她都是“栩栩”的叫,突然叫了全名,竟然有点不习惯了。

“谁得罪你了。”他注意到她通红的眼睛边上还有泪痕,一看就是哭过。

她一向是古灵精怪的,他第一次看到她哭。

姜倾心懊恼的咬唇,心里埋怨,还不是你大侄子,也不知道你们家是怎么教养的,自私自利、花心滥情,脑子是被屎糊了吗。

可她不能实话实说,只能低头委屈的道:“我……我的传单被人全扔了。”

霍栩低头看着手里的传单,讶异。

他也没想到她的工作竟然是出来发传单,记得对她的调查里是娇生惯养长大的。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新南威尔士大学毕业,竟然找了份这样的工作?”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