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将军,夫人又私奔了
《将军,夫人又私奔了》江晚鸢殷寒章节免费试读

将军,夫人又私奔了殷寒

主角:江晚鸢殷寒
江晚鸢死的那晚,新皇迎亲,普天同庆!她痴恋三年的心上人穆子安,身穿龙袍,亲手剜去她的双目、割掉她的舌头,让她死后不得入轮回!“江晚鸢,多亏你嫁给殷寒为朕偷来虎符,朕才能顺利登基。”“如今你外祖一家包藏祸心满门抄斩,朕念在过去的情分上,留你一条全尸!”江晚鸢至死才明白,她毫无保留的付出全是一场笑话!萧...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3-01-24 11:17:4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江晚鸢醒来时,已经躺在床上,还盖着被子。

抬起手,伤口也已经换好药,重新包扎好了。

想来应该是秋嬷嬷或是菱香做的。

想到药方,江晚鸢顾不得穿衣穿鞋,她光着脚冲到桌前。

却发现纸已经泡烂了,一个字都看不出来,她连忙重写一份。

很快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江晚鸢立刻藏好药方。

毕竟她现在无法解释这药方。

秋嬷嬷打开门,敏锐地捕捉到了江晚鸢藏东西的动作。

她心里一阵气愤,昨晚差点就被江晚鸢给骗了。

让菱香进去伺候,秋嬷嬷忍着怒意重新上锁。

不多时,秋嬷嬷去了书房。

“将军,夫人偷藏了东西,还打听出门采买的事,应该是想往外送信。”

殷寒忍着胸口不断翻涌的气血,

沉默了良久,随后垂下眼帘,声音没有丝毫温度。

“派人看牢了!”

一旁,尘风心里叹息。

战场上杀伐决断的将军却偏偏栽在这里,对江晚鸢每次都是容忍。

不多时,门外通报。

“将军,老夫人派人去梧桐苑,要带走夫人。”

殷寒立刻起身。

“我这就去寿安堂见老夫人。”

然而他起身之际步子却一顿,扶着桌面才稳住。

片刻后,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抬眸看向秋嬷嬷。

“嬷嬷,马车已备好,半个时辰后你送夫人去城外温泉别院,那里有我的亲卫,任何人都闯不进去。”

这时候的梧桐苑乱成一片。

老夫人派了几个孔武有力的婆子过来捉拿江晚鸢。

“老夫人说了,南氏伤风败俗、不知廉耻!不处置无以正家法!”

那些梧桐苑的丫鬟婆子根本没人帮江晚鸢,都在一旁看戏。

屋子里,江晚鸢脸色苍白,紧紧揪着衣袖。

她是知道的,殷寒已经准备了马车,要送她离开。

她只要躲去温泉别院,那里有百来号殷寒的亲卫,任何人都碰不到她一根手指。

但她不能走!她要去救殷寒!

屋子的门窗都锁上了,江晚鸢出不去。

想到门口这些婆子,她心一横,故意蛮横开骂。

“有将军在,你们以为抓得到我?你们连门都进不来!”

这些婆子气不打一处来。

“老夫人说了,砸门也要带走这个女人!”

菱香守在江晚鸢身边,劝道:

“小姐,别再骂了,等将军来一定会救小姐的。”

江晚鸢吸了吸鼻子,轻拍菱香的肩。

“傻丫头,这次换你家小姐去救他。”

菱香愣住了,小姐在说什么胡话?

砰地一声,门被猛地撞开。

江晚鸢早就看准了时机,她趁乱冲了出去。

“不好了!南氏跑了!快追!”

江晚鸢跑出去时,正好碰上秋嬷嬷同老夫人的心腹说话。

“将军已经去寿安堂了,你带人回去吧。”

听到殷寒在寿安堂,江晚鸢立刻朝着寿安堂跑去。

秋嬷嬷转头就看到一群婆子在追江晚鸢。

她脸色一沉,心里悲愤交加。

将军为了替江晚鸢请罪,现在还在寿安堂跪着。

这江晚鸢怎么就不能安分一点呢?!

就在江晚鸢冲到寿安堂门口时,她听到里头乱糟糟的。

“老夫人!大夫说这病凶多吉少!让我们……准备后事……”

“胡说!把这些庸医都赶出去!快去请胡太医!”

“老夫人,胡太医今日不在府上啊!”

江晚鸢受伤的手紧紧扒着门框,她前世不曾知道。

殷寒在为她处理烂摊子时,还处于生死攸关的时候。

她在温泉别院见到他,还说他脸色苍白看着恶心。

江晚鸢擦干眼泪,目光决然地推开门。

“让我试试!”

看到江晚鸢闯进来,原本伤心欲绝的老夫人多了重愤怒。

老夫人指着江晚鸢骂道:

“你这黑心肝的女人!夜儿已经被你害成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江晚鸢紧紧握拳,没有反驳,只是当众跪下,磕了一个头。

“老夫人,以前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殷寒,对不起你们!”

“我想赎罪,求老夫人让我进去试试!”

老夫人拿起一个茶盏就扔了过去。

“住口!夜儿都快不行了,你还想使什么手段?”

“你这贱妇给我滚!休书我替夜儿写!”

茶盏径直砸向江晚鸢,她额头被砸破,血流过脸颊,滴落在地。

可她没有躲,还在不住地磕头,“求老夫人让我进去!”

老夫人哭着拍打桌面,“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江晚鸢还在磕头,“求老夫人……”

老夫人怒极,指着江晚鸢喊道:“来人!她不肯滚出去就给我打!”

从梧桐苑追来的婆子各个恼火,立刻拿来木棍。

江晚鸢被按在地上,木棍一下接一下地落在她身上。

到底是娇养大的,江晚鸢疼得脸色煞白,冷汗直冒。。

可她愣是没有喊一声疼,只是在喘气的间隙继续求老夫人。

“老夫人……我真的……可以救殷寒,若是……我救不了,我愿意……陪葬……”

老夫人终于让人停下,她走到江晚鸢面前,“你到底想怎么样?”

江晚鸢强撑着爬起来,额头流下的血让这张绝色的脸有种妖冶的美。

她看着老夫人,一字一句说道:

“我罪孽深重,但我愿和殷寒同生共死!以此赎罪!”

老夫人怔了片刻,扭过头,“罢了,放开她。”

江晚鸢擦掉眼泪,扶着墙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拖着身体冲进了屋子。

床上,往日里那个威风凛凛的战场杀神虚弱而苍白。

病弱的样子淡化了他身上的煞气和寒意。

江晚鸢抓住了他的手,“对不起……”

看到殷寒渐渐微弱的气息,她来不及再说其他。

将旁边的药箱打开,双手颤抖地找出银针。

只可惜,殷寒的毒已入骨,现在只能缓解。

要想根除,除了万元散别无他法。

前世她利用殷寒的权势谋得所有原料,为穆子安制成万元散。

也就是那一夜,她捧着药去找穆子安,却被当成了人质害死了殷寒。

江晚鸢一边落针,一边在心里发誓。

前世她蠢,将自己拥有的一切都用来帮了穆子安。

这一次,她要护好殷寒,哪怕颠覆这天下!

等胡太医赶到时,殷寒的脉象已经开始平稳。

老夫人对江晚鸢的态度也缓和了一点。

老夫人没再提休书,只让人将江晚鸢送回梧桐苑看管。

回到梧桐苑,秋嬷嬷给江晚鸢处理了伤口。

随后审视着江晚鸢,心里复杂难言,她没想到江晚鸢居然救了将军。

难道昨晚江晚鸢是真的想通了?

不等秋嬷嬷开口,门房的人到了院门口。

“南家大小姐又来了,说来探望夫人。”

江晚鸢轻轻应了一声,“请进来。”

旁边秋嬷嬷再次皱眉。

她瞧不上江晚鸢的这个堂姐南若兰。

江晚鸢的父亲武安侯早早去世,皇上感念武安侯的战功。

于是让武安侯的兄长继续住在侯府,照料武安侯的一双儿女。

可多年来,都城人人只知南家大房意气风发,谁还记得二房才是侯府主人。

秋嬷嬷在江晚鸢脸上没看出异样,看江晚鸢和以前一样愚钝,她叹了口气,告退了。

然而,秋嬷嬷转身后,没看到江晚鸢眼底划过的一抹狠意……

见自家小姐又把南若兰请进来,菱香急了。

“小姐,你就是罚奴婢,奴婢也要说,堂小姐她不是真心为你好……”

江晚鸢柔和地看着菱香。

“放心,你家小姐再也不会犯蠢了。”

前世,为了骗她,南若兰处心积虑,将穆子安推到她身边。

这对狗男女联手织网,利用她得到她外祖的兵权,又除掉了殷寒。

把她所有的价值榨干后,还想砍她双手双腿做成药人!

江晚鸢眼底的怒意和狠厉翻涌。

这辈子她要这对狗男女百倍奉还!

见菱香还要劝说,江晚鸢知道一时没办法让她信服。

不过以后有的是时间,于是江晚鸢连忙让菱香去准备热水。

由于一身狼狈,江晚鸢自顾自地在屋子里沐浴更衣。

那几个婆子不是练武之人,木棍打下来只是表面瞧着可怕,没有伤筋动骨。

江晚鸢避开伤口,将自己收拾干净。

等到她擦干头发,就这样披头散发走出屋子。

南若兰在院子里等了足足一个时辰。

没人奉茶,也没人请她进去。

她沉着脸,很想一走了之。

可想到江晚鸢昨晚的变化,她实在忍不住找上门。

江晚鸢就是个从乡下来的蠢笨村姑,好哄骗的很。

怎么一转眼就翻脸?

一定是昨晚被殷寒吓傻了,所以满嘴胡话。

这时,屋门终于开了。

江晚鸢披头散发地走出来,脸上素面朝天。

明明有种乡下村姑的粗鄙不羁,可偏偏那张脸生的绝美,五官精致得不像话。

南若兰皱起眉打量着。

本以为江晚鸢被打得瘫在床上不能动了,毕竟殷寒可是杀人如麻的煞神。

昨晚她都让江晚鸢火烧将军府了,怎么江晚鸢还好端端的?

南若兰手指收紧,没想到江晚鸢命这么好,往死了作妖还被殷寒宠着。

再看江晚鸢的容貌,南若兰不住咬牙。

现在都城高门圈子里都只认可她南若兰的才貌。

可她知道,都是她骗着江晚鸢扮丑,且不怎么让她出门的缘由。

对于江晚鸢这张脸,她恨不得亲手毁掉。

压下情绪,南若兰急忙走过去,脸上满是悲痛和担忧。

“月月,昨晚我好伤心,但还是放不下你。”

“你一定是吓坏了,才会那样对我。”

见江晚鸢额头缠着纱布,手上也缠着纱布,南若兰急声道:

“是不是殷寒那煞神又欺辱你?实在是欺人太甚!”

江晚鸢揪着衣袖,低头畏畏缩缩,掩饰了微勾的嘴角。

“昨晚殷寒很凶,我怕他迁怒你,才让菱香赶你走,姐姐不会怪我吧?”

想到昨晚被扫帚打出去,南若兰脸色有些僵硬,她还从没受过这样的气。

但她忍下了,只要能利用江晚鸢得到想要的。

以后想怎么折磨这个蠢货村姑都不是问题。

“月月,我知道的,是你受苦了。”

见江晚鸢已经恢复清醒,南若兰又问道:

“只是,三殿下他冒险来看你,你怎么动手打人?”

“他真的好伤心,还提剑想要自刎,我劝住了他。”

江晚鸢捂着脸哀泣,也不说话。

南若兰突然想到了。

“月月,一定是殷寒逼你这么做的是不是?”

江晚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凄凉地说道:

“姐姐,我和子安注定有缘无分,还是来世再相遇吧。”

南若兰急了。

“月月!你不能放弃!子安多爱你啊……”

“他为了你可以放弃皇子的身份,他还说要带你离开,去天涯海角,闯荡江湖!”

“我真的好羡慕你们轰轰烈烈的爱!”

南若兰心里鄙夷。

对没见识的村姑来说,皇子为了她放弃皇位去闯荡江湖,肯定是感动得要死要活了。

江晚鸢抬起头,泪眼婆娑。

“姐姐,你那么懂子安,一定能代替我,留在他身边,同他浪迹天涯。”

南若兰脸色一顿,仿佛吃了苍蝇一般。

虽然她和穆子安本就是一对,但她要穆子安拿到江晚鸢外祖父的兵权啊!

最好能再利用江晚鸢得到殷寒手里的权力。

什么放弃皇位、浪迹天涯,蠢货村姑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看南若兰脸色变了,江晚鸢心底冷笑。

面上却依然是伤心欲绝的模样。

“姐姐,别再说了,我的心早就死了,就让我在这将军府继续忍受殷寒的摧残。”

南若兰差点一口血呕出来,就这点伤?

说不定还是这村姑放火时犯蠢搞的,这叫什么摧残?

南若兰现在觉得,就是江晚鸢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那殷寒都能继续容忍她!

南若兰立刻抓住江晚鸢的手。

“妹妹,你不能放弃希望!”

“我和子安都会帮你的,只要你听我们的,一定可以逃出火坑!浪迹天涯!”

江晚鸢心里翻了个白眼,她没想到自己前世就被这种话感动,被骗得团团转!

穆子安要为她放弃皇位?真是可笑!

如果不接近她,穆子安本就是失宠的妃嫔之子,他就是蹦跶死了也够不着皇位。

前世若不是穆子安从她手里得到珍稀药材,他生母也不可能复宠,更不能扳不倒皇后和贵妃。

离开前,南若兰拿出一盒子首饰。

“月月,这些都是子安托我带给你的。”

“你瞧,都是子安给你挑的首饰,你一定要天天戴着,别忘了他。”

人走后,江晚鸢看着木盒子里的几对劣质耳环、簪子,不由得嗤笑。

前世她收到不少这样的礼物,全都视如珍宝。

反而将殷寒送给她的珍贵首饰弃如敝履。

此时,秋嬷嬷过来,见江晚鸢收了礼物站在那儿,似乎又被感动了。

她心里无奈又悲愤。

可没想到,江晚鸢突然开口,“拿个火盆来。”

秋嬷嬷错愕了一下,这已经初春了,不至于冷到要用火盆吧?

但看江晚鸢态度强硬,她让婆子去端了个火盆。

江晚鸢就这样站在院子里,将那些首饰一件一件地丢进火盆,连木盒子都烧了。

火焰瞬间跃起,映照在江晚鸢的眼底,透着执着。

秋嬷嬷震惊地站在旁边。

“南小姐,你这是……”

江晚鸢亲眼看着火焰吞噬这些首饰,她轻语道:

“以后,我江晚鸢和过去一刀两断。”

“我会好好留在将军身边,为他照顾好这个家,努力做一个好妻子。”

她说不清自己对殷寒是什么感情,也许现在她能弄清的只有深深愧疚和迫切想要报恩的心。

不管这辈子能不能爱上他,她都会在殷寒的身边守护他……

看着如此陌生的江晚鸢,秋嬷嬷握紧了手里的药膏。

“南小姐,若你真的想通了,老奴会像对待将军一样忠心对你。”

“可你若再伤将军,老奴拼了老命也会除掉你!”

江晚鸢起身,和秋嬷嬷平视,红着眼睛笑道:

“一言为定。”

就在这时,外头响起菱香的喊声。

“小姐!将军醒了!”

江晚鸢顾不得其他,立刻赶了过去。

她还没赶到寿安堂,就看到尘风扶着殷寒走在路上。

看到殷寒苍白虚弱的模样,江晚鸢刚刚迫切要见他的冲动好像瞬间卡住。

她站在原地,迈不动脚了。

见江晚鸢披头散发就跑来了,殷寒拧眉。

“这模样成何体统?”

江晚鸢听惯他前世的训话,此时因为熟悉反而心里浮起暖意。

    1. 将军小说

      将军小说推荐

      将军专题小说由网友提供整理,将军小说有哪些呢?本栏目为大家呈现出好看的将军小说推荐,零五小说网提供将军相关小说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1. 夫人小说

      经典夫人小说排行榜

      如你喜欢夫人小说,那么请将夫人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零五小说网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夫人小说。

    1. 召唤系统小说

      最新好看的召唤系统小说

      零五小说网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召唤系统小说阅读专题,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召唤系统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召唤系统小说排行榜,是广大召唤系统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

    1. 刺客小说

      刺客小说完结排行榜

      零五小说网刺客小说专题页面提供刺客小说排行榜、刺客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刺客小说。

    最新小说

    大神推荐